第760章 【公路】唯独这个…是真的_诡舍
西欧小说网 > 诡舍 > 第760章 【公路】唯独这个…是真的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60章 【公路】唯独这个…是真的

  看见『栀子』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宁秋水的脑中先是一白,随后他便想起了之前和林益平的谈话。(731章)

  …

  “顾少梅的『治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几个月前吧……”

  …

  宁秋水当时问的比较详细,还觉得时间赶巧,恰好就在他进入诡舍前不久。

  这回,时间是真对上了。

  他来到了资料的下面认真看了看,上面几乎没有透露任何信息,不过一路走来,宁秋水猜到了一些。

  哒——

  哒——

  哒——

  不徐不急的脚步声从宁秋水身后传来,他回头一看,竟是顾少梅……或者说栀子。

  另一个栀子。

  她穿着学生装,提着自己的小背包,站在房间的落地窗面前,静静眺望着外面的无边旷野。

  宁秋水盯着栀子的背影一会儿,才转过了身,慢慢地走到了她的身边。

  面前的落地窗的反射之中,只有他自己,没有栀子。

  “你想起来了?”

  宁秋水道。

  栀子点点头。

  “嗯!”

  “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栀子偏头看着宁秋水,侧移了半步,更靠近他了一些。

  “从你第一次说『兽医』的时候吧,我那个时候就想到了『医生、医院』之类的……”

  “后来,在酒店里你和老林谈话的时候……我其实没睡着。”

  “我都听在耳里呢。”

  看着宁秋水诧异的眼神,栀子笑了起来:

  “我是不是装得很像?”

  “知道吗,我一直都很会装,几乎……骗了所有人。”

  宁秋水沉默了一下,也笑了笑,在兜里摸了根烟。

  总算能抽了。

  “哎,你身上……有潇潇的味道哦。”

  栀子凑到了宁秋水的肩膀处,闻了闻,语气带着俏皮。

  宁秋水吐出了一口白烟,目光穿过了透明窗户落在无垠处,有些出神。

  “这条路根本没有终点,对吗?”

  栀子也看向了宁秋水看向的地方,语气却一点儿也感受不到痛苦和沉重:

  “是的……它会这样一直一直循环下去。”

  “你看,那几个家伙,不是又回到起点了么?”

  随着栀子开口,宁秋水忽然看见,之前利用他们做诱饵逃出『医院』的那几名诡客,竟然回到了起点。

  他们看见了堵车的地方。

  天上,又开始下起了密密麻麻的人头雨。

  车中的那几名诡客此刻惊惶不已,饶是他们已经经历过各种大风大浪,然而当他们发现自己拼尽全力,最终却是回到起点的时候,还是崩溃了。

  他们慌乱地逃入了其他的轿车里,开始继续狼狈前行,然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又有两人被人头咬住,在凄厉的惨叫声里被撕扯成为了碎片,而其他的几名诡客压根儿就没有管他们,手忙脚乱地驱车逃向了远方……

  见到了这一幕,宁秋水自嘲地笑了笑:

  “所以,压根儿就没有什么『三海镇』。”

  栀子讶异地看着他。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三海镇……只不过是他们用来欺骗我的谎言。”

  “非要说的话,『三海镇』就是这条公路的终点,也是起点。”

  “它代表着一个轮回的结束和……另一个轮回的开始。”

  宁秋水好奇道:

  “为什么他们那么执着于要将你送到『三海镇』?”

  栀子盘腿坐在了地面上,从自己空无一物的包里面摸出了一个红彤彤的大苹果啃了一口。

  “每当一个『轮回』结束,我的潜意识就会陷入更深层次的『沉睡』。”

  “再过三五个『轮回』,我的潜意识就会彻底失去『反抗』。”

  “到那个时候,他们就可以尽情地提取我的记忆了。”

  “你认识潇潇,又出现在了这里,是不是也是她那个诡舍的人?”

  宁秋水点头。

  “嗯,我来的晚,但听过一些关于你的事。”

  栀子有些出神,撑着自己的下巴,望着窗外远处。

  “那真是……一段值得怀念的时光。”

  “有最值得信赖的朋友,还有……”

  她抿了抿嘴,没说完,又咬了一口苹果。

  宁秋水问道:

  “他们这么对你,就是为了从你的脑子里面提取『记忆』?”

  栀子『嗯哼』了一声。

  “对呀。”

  “你的记忆里,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吗?”

  “我告诉你多没意思,你猜猜看?”

  宁秋水思索了一会儿,身子微微一僵。

  他的瞳孔中仿佛映射出了一个神秘的影子。

  “邙?!”

  栀子嘻嘻一笑:

  “答对咯!”

  “他们呀……就是想要『邙』的消息呢!”

  “毕竟,我可是最接近他的那个人唷!”

  宁秋水认真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少女,他是真的没想到,对方在经历了如此绝望和残酷的折磨之后,还能有这么轻松的心态。

  举止言谈之间,完全和正常人无异。

  “这么久了,『邙』没有来救你吗?”

  “我的意思是,你们是恋人,你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应该不会不闻不问吧?”

  栀子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看看,连你这么聪明的家伙都被骗过去了,我厉害吧?”

  宁秋水眼神明灭了好几下,才压下了内心的波动。

  “你们不是爱人。”

  “……所谓的爱人关系,从一开始就是做给某些人看的戏?”

  “如果这样,你的存在,是为了什么,给他打掩护?”

  “他要做什么?”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惊住了。

  他一直以为,栀子和邙真的是一对恋人,可现在,栀子却告诉他……这只是她和邙演出来的!

  栀子撑着自己下巴的手轻轻揉了揉脸,讶异道:

  “你反应倒是真快,嗯……告诉你也没关系,毕竟,你是咱们诡舍的人,而且还和潇潇走得那么近。”

  “邙参与了一个很特殊的计划,跟血门背后有关,这个计划是绝密的,而且当时还没有启动,他只是被选中,要去取一件特别重要的东西,和『第九局』有关。”

  “第九局,就是『光明精神康复中心』的幕后操持者。”

  宁秋水呼吸略显急促。

  “不对啊,『光明精神康复中心』的操持者……难道不是『罗生门』吗?”

  栀子盯着宁秋水那双眼睛许久,冷不丁说出了一句让宁秋水后背冰冷的话:

  “罗生门?”

  “他们啊,从一开始就是第九局养的『狗』。”

  “一条……用来背黑锅的『狗』”

  栀子坐直了身体,脸上的笑容既微妙,又灿烂:

  “毕竟,世人对『罗生门』有多么恐惧和害怕,就对『第九局』有多么的信任和依赖啊……”

  “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没有新鲜的血液,第九局怎么一直维持着自己的统治地位呢?”

  宁秋水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他其实想过第九局和某些中层甚至是高层跟罗生门可能有一些勾结。

  但他没有想到,原来罗生门从一开始就是第九局为了维持自己统治地位而制造出来的一把工具!

  “是不是很震撼,我的朋友?”

  栀子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我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比你还要惊讶一百倍呢!”

  宁秋水目光攒动,忽地看向栀子,认真问道:

  “邙……他要去第九局拿什么东西?”

  栀子压低身子,神神秘秘:

  “你想知道?”

  宁秋水点头。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可以告诉我,如果你不相信我,我也不会继续追问。”

  栀子抿嘴:

  “我当然相信你,不然也不会跟你说这些……但是,我真的不知道。”

  她一边说着,一边摊了摊手,笑道:

  “你看,所有人都以为我知道邙的消息,外面那些家伙为了挖出这点儿秘密,在我身上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功夫!”

  “他们一开始以为把我关起来,邙就会自己出现。”

  “可他们没猜到,我跟邙根本就不是恋人关系,他们在血门外安插的那些『眼睛』看见的,都是我们故意让他们看见的。”

  “后来,他们又试图直接通过提取我记忆的方法来找到和邙有关的信息。”

  “可他们又没猜到,我是真的不知道和他有关的任何消息……他并没有告诉我,我也没有问。”

  栀子说着,笑得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那群笨蛋,被耍的团团转呢!”

  宁秋水看着笑得眼泪都快出来的栀子,心情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

  “你付出这么多,也参与了邙的那个计划吗?”

  栀子摇头。

  “没有。”

  “那……”

  似乎是知道宁秋水想问什么,栀子呼出了口气,嘻嘻笑道:

  “因为我爱他呀~”

  “我呢,和他的一切都是假的。”

  “唯独这个…是真的。”

  ps:今晚有急事要处理,本来再写一千多字就写完了这个本,不过确实推不开了,我要马上出门。

  这段时间亏欠书友们更新什么的,也没找大家要礼物,各位将就着看吧,公路明天一定把坑填完+结束+回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ohm.org。西欧小说网手机版:https://m.xohm.org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